当前位置:致远阁首页 >> 风水知识 >> 最先想截取生辰纲

最先想截取生辰纲

新水浒传 截取生辰纲是哪一集啊?

  吴用 晁盖 阮小二 阮小五 朊小七 刘唐 白胜 花荣,还有阮家兄弟吧,有好几位,现已不记得了,反正挺多的。 刘唐和公孙胜

水浒成功截取生辰纲的都有谁

  托塔天王晁盖,入云龙公孙胜,智多星吴用,赤发鬼刘唐,活阎罗阮小二,短命二郎阮小五,立地太岁阮小七,白日鼠白胜

水浒截取生辰纲败露之后怎么了

  宋江当时是押司,立即给晁盖报信,晁盖他们逃到了梁山伯。。。。   望采纳

智取生辰纲的情节

  杨志奉命押运生辰纲回京复命。一日,众人纷纷请求歇息片刻。杨志无奈答应。吴用一伙人以卖枣子商人的身份叫过了刚好路过的酒贩子。   而后,阮小二假意过来偷酒,用事先放好蒙汗药的葫芦瓢去酒桶中装酒,此时的毒已经掺在了酒里,而杨志一些人却全然不知。   等杨志他们把剩下的这桶酒拿回去喝掉之后,就全都中毒晕倒了。吴用等人趁机取走生辰纲。

智取生辰纲文言文的点评

  金圣叹   盖我读此书面不胜三致叹焉,曰:嗟乎!古之君子,受命于内,莅事于外,竭忠尽智,以图报称,而终亦至于身败名丧,为世谬笑者,此其故,岂得不为之深痛哉!夫一夫专制,可以将千军,两人牵羊,未有不僵于路者也。独心所运,不难于造五凤楼曾无黍米之失,聚族而谋,未见其能筑室有成者也。梁中书以道路多故,人才复难,于是致详致慎,独简杨志面畀之以十万之任,谓之知人,洵无吞矣,即又如之何而必副之以一都管与两虞候乎?观其所云另有夫人礼物,送与府中宝眷,亦要杨志认领,多恐不知头路。夫十万已领,何难一担,若言不知头路,则岂有此人从贵女爱婿边来,现护生辰重宝至于如此之盛,而犹虑及府中之人猜疑顾忌,不视之为机密者也?是皆中书视十万过重,视杨志过轻。视十万过重,则意必太师也者,虽富贵双极,然见此十万,必吓然心动,太师吓然心动,而中书之宠,固于磐石,夫是故以此为献,凡以冀其心之得一动也。视杨志过轻,则京或杨志也者,本单寒之士,今见此十万,必吓然心动,杨志吓然心动,而生辰十担,险于蕉鹿,夫是故以一都管两虞候为监,凡以防其心之忽一动也。然其胸中,则又热有疑人勿用,用人勿疑之成训者,于是即又伪装夫人一担,以自盖其相疑之迹。呜呼!为杨志者,不其难哉!虽当时亦曾有早晚行住,悉听约束,戒彼三人不得别拗之教敕,然而官之所以得治万民,与将之所以得制三军者,以其惟此一人故也。今也一杨志,一都管,又二虞候,且四人矣,以四人而欲押此十一禁军,岂有得乎?《易大传》曰:阳一君二民,君子之道也,阴二君一民,小人之道也。今中书徒以重视十万,轻视杨志之故,而曲折计划,既已出于小人之道,而尚望黄泥冈上万无一失,殆必无之理矣。故我谓生辰纲之失,非晁盖八人之罪,亦非十一禁军之罪,亦韭非一都管,两虞候之罪,而实皆粱中书之罪也,又奚议焉?又奚议焉?曰:然则杨志即何为而不争之也?圣叹答曰:杨志不可得而争也。夫十万金珠,重物也,不惟大名百姓之髓脑竭,并中书相公之心血竭矣。杨志自惟起于单寒,骤蒙显擢,奉乌知彼之遇我厚者之非独为今日之用我乎 ?故以十万之故而授统制易,以统制之故而托十万难,此杨志之所深知也。杨志于何知之?杨志知年年根括十万以媚于丈人者,是其人必不能以国士遇我者也,不能以国士遇我,而昔者东郭斗武,一日而逾数阶者,是其心中徒望我今日之出死力以相效耳。譬诸饲鹰喂犬,非不极其思爱,然彼固断不信鹰之德为凤凰,犬之品为驺虞也。故于中书未拨都

杨志失陷生辰纲的原因

  杨志丢失生辰纲主要是因为吴用利用天气炎热、黄泥冈地偏人稀等有利因素,神机妙算,在黄泥冈布下天罗地网,使得生辰纲插翅难逃。其次,杨志本人的领导能力欠缺以及队伍里存在矛盾等内因。

智取生辰纲的故事文言文

  话说当时公孙胜正在阁儿里对晁盖说这北京生辰纲是不义之财,取之何碍。只见一个人从外面抢将入来,揪住公孙胜道:“你好大胆!却才商议的事,我都知了也。”那人却是智多星吴用。晁盖笑道:“教授休慌,且请相见。”两个叙礼罢,吴用道:“江湖上久闻人说入云龙公孙胜一清大名,不期今日此处得会!”晁盖道:“这位秀才先生,便是智多星吴用。”公孙胜道:“吾闻江湖上多人曾说加亮先生大名,岂知缘法却在保正庄上得会。只是保正疏财仗义,以此天下豪杰,都投门下。”晁盖道:“再有几个相识在里面,一发请进后堂深处相见。”三个人入到里面,就与刘唐、三阮都相见了。正是:金帛多藏祸有基,英雄聚会本无期。一时豪侠欺黄屋,七宿光芒动紫薇。众人道:“今日此一会,应非偶然,须请保正哥哥正面而坐。”晁盖道:“量小子是个穷主人,怎敢占上!”吴用道:“保正哥哥年长,依着小生,且请坐了。”晁盖只得坐了第一位,吴用坐了第二位,公孙胜坐了第三位,刘唐坐了第四位,阮小二坐了第五位,阮小五坐第六位,阮小七坐第七位。却才聚义饮酒,重整杯盘,再备酒肴,众人饮酌。吴用道:“保正梦见北斗七星坠在屋脊上,今日我等七人聚义举事,岂不应天垂象!此一套富贵,唾手而取。前日所说央刘兄去探听路程从那里来,今日天晚,来早便请登程。”公孙胜道:“这一事不须去了。贫道已打听,知他来的路数了,只是黄泥冈大路上来。”晁盖道:“黄泥冈东十里路,地名安乐村,有一个闲汉,叫做白日鼠白胜,也曾来投奔我,我曾赍助他盘缠。”吴用道:“北斗上白光,莫不是应在这人?自有用他处。”刘唐道:“此处黄泥冈较远,何处可以容身?”吴用道:“只这个白胜家便是我们安身处,亦还要用了白胜。”晁盖道:“吴先生,我等还是软取,却是硬取?”吴用笑道:“我已安排定了圈套,只看他来的光景,力则力取,智则智取。我有一条计策,不知中你们意否?如此,如此……”晁盖听了大喜,?着脚道:“好妙计!不枉了称你做智多星!果然赛过诸葛亮!好计策!”吴用道:“休得再提,常言道:‘隔墙须有耳,窗外岂无人。’只可你知我知。”晁盖便道:“阮家三兄且请回归,至期来小庄聚会;吴先生依旧自去教学;公孙先生并刘唐,只在敝庄权住。”当日饮酒至晚,各自去客房里歇息。 次日五更起来,安排早饭吃了,晁盖取出三十两花银,送与阮家三兄弟道:“权表薄意,切勿推却。”三阮那里肯受。吴用道:“朋友之意,不可相阻。”三阮方才受了银两。一齐送出庄外来,吴用

智取生辰纲的剧本

  《智取生辰纲》课本剧2008-07-13 11:07   第一幕   幕启   [时间:早晨   地点:晁盖家里   人物:(按出场顺序排列)公孙胜、晁盖、吴用、刘唐、阮玄、阮小五、阮小七]   公孙胜:(对晁盖)这北京生辰纲是不义之财,取之何碍?   [晁盖正要点头,只见一个人从外面抢将入来揪住公孙胜]   吴用:(怒气冲冲)你好大胆!却才商议的事,我都知道了也!   晁盖:(赔笑道)教授休取笑,且请相见。   [两个叙礼罢]   吴用:“江湖上久闻人说入云龙公孙胜一清大名,不期今日此处得会。”   晁盖:(恭恭敬敬地说)“这位秀士先生便是智多星吴学究。”   公孙胜:“吾闻江湖上多人曾说加亮先生大名。岂知缘法却在保正庄上得会。只是保正疏财仗义,以此天下豪杰都投门下。”   晁盖:“再有几个相识在里面,一发请进后堂深处相见。”   [三个人入到里面]   晁盖:(拉着吴用的衣角,向众人介绍)来!大家认识一下!这位就是智多星吴学究!(又向吴用介绍,指着刘唐、阮玄、阮小五、阮小七)这位是刘唐,这是阮家三兄弟:阮玄、阮小五、阮小七。   众人:(恭敬地)久仰先生大名,今日一见,果然是不同凡响!   吴用:(客气地)哪里!哪里!   后台台词:这正是金帛多藏祸有基,英雄聚会本无期。一时豪侠欺黄屋,七宿光芒动紫薇。   晁盖:(兴致勃勃地)难得今日大家可聚在一起,吴学究不如就赏脸,到内堂与大家一起用餐吧?   吴用:(客气地)保正如此盛情,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!   [晁盖领着吴用等人一道去内堂用餐]   众人:今日此一会应非偶然,须请保正哥哥正面而坐。   晁盖:量小子是个穷主人,怎敢占上!   吴用:“保正哥哥年长。依着小生,且请坐了。”   [晁盖只得坐了第一位。吴用坐了第二位。公孙胜坐了第三位。刘唐坐了第四位。阮玄坐了第五位。阮小五坐了第六位。阮小七坐了第七位。]   [却才聚义饮酒,重整杯盘,再备酒肴,众人饮酌。]   吴用:保正梦见北斗七星坠在屋脊上,今日我等七人聚义举事,岂不应天垂象?此一套富贵,唾手而取。前日所说央刘兄去探听路程从那里来,今日天晚,来早便请登程。   公孙胜:这一事不须去了。贫道已打听知他来的路数了,只是黄泥冈大路上来。   晁盖:黄泥冈东十里路,地名安桨村,有一个闲汉叫做“白日鼠”白胜,也曾来投奔我,我曾赍助他盘缠。   吴用:北斗上白光莫不是应在这人?自有用他处。   刘唐:此处黄泥冈较远,何处可以容身?   吴用:只这个白胜家,便是我们安身处。——亦还要用了白胜。   晁盖:吴先生,我等还是软取?却是硬取?   吴用:(笑道)“我已安排定了圈套,只看他来的光景;力则力取,智则智取。我有一条计策,不知中你们意否?如此如此。   晁盖:(听了大喜,颠着脚)好妙计!不枉了称你做智多星!果然赛过诸葛亮!好计策!   吴用:(一副小心谨慎的样子)休得再提。常言道:隔墙须有耳,窗外岂无人?只可你知我知。   晁盖:阮家三兄且请回归,至期来小庄聚会。吴先生依旧自去教学。公孙先生并刘唐只在敝庄权住。   [当日饮酒至晚,各自去客房里歇息。次日五更起来,安排早饭吃了]   晁盖:(取出三十两花银送与阮家三兄弟)“权表薄意,切勿推却。”   三阮:(硬是推辞)我们既是朋友一场,又怎能拿你的银子呢?   吴用:朋友之意,不可相阻。   三阮:(见他盛意难却,就只好收下了)那小弟就不客气了。   [众人一齐送出庄外]   吴用:(附耳低言道)这般这般,至期不可有误。   [三阮相别了,自回石碣村去。晁盖留住公孙胜、刘唐在庄上。]   后台台词:正是取非其有官皆盗,损彼赢余盗是公。计就只须安稳待,笑他宝担去匆匆。   幕落   第二幕   幕启   [时间:五月初   地点:北京大名梁中书府上   人物:(按出场顺序排列)梁中书、蔡夫人、杨志、老谢都管、两个虞候、十一个壮健的厢禁军   后台台词:梁中书收买了十万贯庆贺生辰礼物完备,正选日差人起程。   蔡夫人:相公,生辰纲几时起程?   梁中书:礼物都已完备,明后日便可起身。(犹豫地)只是一件事还踌躇未决。   蔡夫人:有甚事踌躇未决?   梁中书:上年费了十万贯收买金珠宝贝送上东京去,只因用人不着,半路被贼人劫将去了,至今未获;今年帐前眼见得又没个了事的人送去,在此踌躇未决。   蔡夫人:(指着阶下)你常说这个人十分了得,何不着他,委纸领状,送去走一遭?不致失误。   后台台词:梁中书看阶下那人时,却是青面兽杨志。   梁中书:(大喜,随即唤杨志上厅)我正忘了你。你若与我送生辰纲去,我自有抬举你处。   杨志:(叉手向前禀道)恩相差遣,不敢不依。只不知怎地打点?几时起身?   梁中书:着落大名府差十辆太平车子;帐前十个厢禁军,监押着车;每辆上各插一把黄旗,上写着“献贺太师生辰纲;”每辆车子,再使个军健跟着。三日内便要起身去。   杨志:非是小人推托。其实去不得。乞钧旨别差英雄精细的人去。   梁中书:(生气地)我有心要抬举你,这献生辰纲的札子内另修一封书在中间,太师跟前重重保你,受道勒令回来。如何倒生支调,推辞不去?   杨志:(连忙解释)恩相在上,小人也曾听得上年已被贼人劫去了,至今未获。今岁途中盗贼又多;此去东京又无水路,都是旱路。经过的是紫金山,二龙山,桃花山,伞盖山,黄泥冈,白沙坞,野云渡,赤松林,这几处都是强人出没的去处。便兼单身客人,亦不敢独自经过。他知道是金银宝物,如何不来抢劫!枉结果了性命!以此去不得。   梁中书:恁地时,多着军校防护送去便了。   杨志:恩相便差一万人去也不济事;这厮们一声听得强人来时,都是先走了的。   梁中书:(十分气恼地)你这般地说时,生辰纲不要送去了?   杨志:(又禀道)若依小人一件事,便敢送去。   梁中书:(放了放心)我既委在你身上,如何不依你说!   杨志:若依小人说时,并不要车子,把礼物都装做十馀条担子,只做客人的打扮;行货也点十个壮健的厢禁军,却装做脚夫挑着;只消一个人和小人去,却打扮做客人,悄悄连夜上东京交付,恁地时方好。   梁中书:你甚说得是。我写书呈,重重保你,受道诰命回来。   杨志道:深谢恩相抬举。   梁中书:那你快下去叫人打栓担脚,选练军人吧!   杨志:是!属下这就去!   后台台词:次日,梁中书叫杨志来厅前伺候   梁中书:(出厅来问道)杨志,你几时起身?   杨志:告覆恩相,只在明早准行,就委领状。   梁中书:夫人也有一担礼物,另送与府中宝眷,也要你领。怕你不知头路,特地再教奶公谢都管并两个虞候和你一同去。   杨志:恩相,杨志去不得了。   梁中书:(大惑)礼物都己拴缚完备,如何又去不得?   杨志:此十担礼物都在小人身上,和他众人都由杨志,要早行便早行,要晚行便晚行,要住便住,要歇便歇,亦依杨志提调;如今又叫老都管并虞候和小人去,他是夫人行的人,又是太师府门下公,倘或路上与小人别拗起来,杨志如何敢和他争执得?若误了大事时,杨志那其间如何分说?   梁中书:这个也容易,我叫他三个都听你提调便了。   杨志:若是如此禀过,小人情愿便委领状。倘有疏失,甘当重罪。   梁中书:(大喜道)我也不枉了抬举你!真有见识!   梁中书:(随即唤老谢都管并两个虞候出来,当厅分付,道)杨志提辖情愿委了一纸领状,监押生辰纲——十一担金珠宝贝——赴京太师府交割。这干系都在他身上,你三人和他做伴去,一路上,早起,晚行,住,歇,都要听他言语,不可和他别拗。夫人处分付的勾当,你三人自理会。小心在意,早去早回,休教有失。   老都管:(一一都应了)是,小人一定听从杨提辖的言语,决不与他拗。   两个虞候:卑职愿听杨提辖的吩咐。   梁中书:那就好。杨志,这下你应该满足了吧?   杨志:谢恩相。杨志一定竭尽全力护送生辰纲安全抵达京师,交与太师俯。   梁中书:那你就去准备吧,免得明天又不能起程了。   幕落   第三幕   幕启   [时间:五月半   地点:通往京师的路上   人物:(按出场顺序排列)杨志、十一个厢禁军、两个虞候、老都管、七个客商(原为)、挑酒的汉子(下称汉子)、晁盖、吴用、公孙胜、刘唐、阮玄、阮小五、阮小七、白胜]   后台台词:此时正是五月半天气,虽是晴明得好,只是酷热难行。这一行人要取六月十五日生辰,只得路上行。自离了这北京五七日,端的只是起五更,趁早凉便行;日中热时便歇。五七日后,人家渐少,行路又稀,一站站都是山路。杨志却要辰牌起身,申时便歇。那十一个厢禁军,担子又重,无有一个稍轻,天气热了,行不得;见着林子便要去歇息。杨志赶着催促要行,如若停住,轻则痛骂,重则藤条便打,逼赶要行。两个虞候虽只背些包里行李,也气喘了行不上。   杨志:(嗔道)你两个好不晓事!这干系须是俺的!你们不替洒家打这夫子,却在背后也慢慢地挨!这路上不是耍处!   虞候:不是我两个要慢走,其实热了行不动,因此落后。前日只是趁早凉走,如今恁地正热里要行,正是好歹不均匀!   杨志:你这般说话,却似放屁!前日行的须是好地面;如今正是尴尬去处,若不日里赶过去,谁敢五更半夜走?   后台台词:两个虞候口里不言,肚中寻思:“这厮不直得便骂人!”   [杨志提了朴刀,拿着藤条,自去赶那担子。两个虞候坐在柳阴树下等得老都管来]   两个虞候:(诉苦道)杨家那厮,强杀只是我相公门下一个提辖!直这般会做大!   老都管:须是相公当面分付“休要和他别拗”,因此我不做声。这两日也看他不得。权且耐他。   两个虞候:相公也只是人情话儿,都管自做个主便了。   老都管:且耐他一耐。   后台台词:杨志一行当日行到申牌时分,寻得一个客店里歇了。那十一个厢禁军两汗通流,都叹气吹嘘。   众军汉:(对老都管说道)我们不幸做了军健!情知道被差出来。这般火似热的天气,又挑着重担;这两日又不拣早凉行,动不动老大藤条打来;都是一般父母皮肉,我们直恁地苦!   老都管:你们不要怨怅,巴到东京时,我自赏你。   众军汉:若是似都管看待我们时,并不敢怨怅。   后台台词:又过了一夜。次日,天色未明,众人起来,都要乖凉起身去。   杨志:(跳起来,喝道)“那里去!且睡了!却理会!”   众军汉:趁早不走,日里热时走不得,却打我们!   杨志:(大骂道)你们省得甚么!   后台台词:杨志拿了藤条要打。众军忍气吞声,只得睡了。当日直到辰牌时分,慢慢地打火吃了饭走。约行了二十馀里路程,那军人们思量要去柳阴树下歇凉。   杨志:(拿着藤条打将来,喝道)快走!教你早歇!   后台台词:众军人看那天时,四下里无半点云彩,其实那热不可当。杨志催促一行人在山中僻路里行。看看日色当午,那石头上热了脚疼,走不得。   众军汉:这般天气热,兀的不晒杀人!   杨志:(喝着军汉道)快走!赶过前面冈子去,却再理会。   后台台词:正行之间,前面迎着那土冈子。一行十五人奔土冈子来,歇下担仗,十四人都去松林树下睡倒了。   杨志:苦也!这里是甚么去处,你们却在这里歇凉!起来快走!   众军汉:你便剁做我七八段也是去不得了!   后台台词:杨志拿起藤条,劈头劈脑打去。打得这个起来,那个睡倒,杨志无可奈何。只见两个虞候和老都管气喘急急,也巴到冈子上松树下坐下喘气。   老都管:(看这杨志打那军健,说道)提辖,真的热了走不得!休见他罪过!   杨志:都管,你不知。这里是强人出没的去处,地名叫做黄泥冈,闲常太平时节,白日里兀自出来劫人,休道是这般光景。谁敢在这里停脚!”   两个虞候:(听杨志说了,便道)我见你说好几遍了,只管把这话来惊吓人!   老都管:权且教他们众人歇一歇,略过日中行,如何?   杨志:你也没分晓了!如何使得?这里下冈子去,兀自有七八里没人家。甚么去处。敢在此歇凉!   老都管:我自坐一坐了走,你自去赶他众人先走。   杨志:(拿着藤条,喝道)一个不走的吃他二十棍!   [众军汉一齐叫将起来。]   一军汉:提辖,我们挑着百十斤担子,须不比你空手走的。你端的不把人当人!便是留守相公自来监押时,也容我们说一句。你好不知疼痒!只顾逞辩!   杨志:(骂道)这畜生不怄死俺!只是打便了!   后台台词:杨志拿起藤条,劈脸又打去。   老都管:(喝道)杨提辖!且住!你听我说。我在东京太师府里做公时,门下军官见了无千无万,都向着我喏喏连声。不是我口浅,量你是个遭死的军人,相公可怜,抬举你做个提辖,比得芥菜子大小的官职,直得恁地逞能!休说我是相公家都管,便是村庄一个老的,也合依我劝一劝!只顾把他们打,是何看待!   杨志:都管,你须是城市里人,生长在相府里,那里知道途路上千难万难!   老都管:四川,两广,也曾去来,不曾见你这般卖弄!   杨志:如今须不比太平时节。   老都管:你说这话该剜口割舌!今日天下怎地不太平?   后台台词:杨志却待要回言,只见对面松林里影着一个人在那里舒头探脑价望。   杨志:俺说甚么,兀的不是歹人来了!   后台台词:杨志撇下藤条,拿了朴刀,赶入松林里来。   杨志:(喝一声道)你这厮好大胆!怎敢看俺的行货!   后台台词:赶来看时,只见松林里一字儿摆着七辆江州车儿;六个人,脱得赤条条的,在那里乘凉;一个鬓边老大一搭朱砂记,拿着一条朴刀。见杨志赶入来,七个人齐叫一声“阿也”都跳起来。   杨志:(喝道)你等是甚么人?   七人:你是甚么人?   杨志:你等小本经纪人,偏俺有大本钱?   七人:你颠倒问!我等是小本经纪,那里有钱与你!   杨志:你等莫不是歹人?   七人:我等弟兄七人是濠州人,贩枣子上东京去;路途打从这里经过,听得多人说这里黄泥冈上时常有贼打劫客商。我等一面走,一头自道“我七个只有些枣子,别无甚财务,只顾过冈子来”。上得冈子,当不过这热,权且在这林子里歇一歇,待晚凉了行,只听有人上冈子来。我们只怕是歹人,因此使这个兄弟出来看一看。   杨志:原来如此。也是一般的客人。却才见你们窥望,惟恐是歹人,因此赶来看一看。   七人:客官请几个枣子了去。   杨志:不必。   [杨志提了朴刀再回担边来。]   老都管:(坐着道)既是有贼,我们去休。   杨志:俺只道是歹人,原来是几个贩枣子的客人。   老都管:(别了脸对众军道)似你方才说时,他们都是没命的!   杨志:不必相闹;俺只要没事,便好。你们且歇了,等凉些走。   后台台词:众军汉都笑了。杨志也把朴刀插在地上,自去一边树下坐了歇凉。没半碗饭时,只见远远地一个汉子,挑着一付担桶,唱上冈子来;唱道∶赤日炎炎似火烧,野田禾稻半枯焦。农夫心内如汤煮,公子王孙把扇摇!那汉子口里唱着,走上冈子来松林里头歇下担桶,坐地乘凉。   众军:(便问那汉子)你桶里是什么东西?   汉子:(应道)是白酒。   众军:挑往那里去?   汉子:挑出村里卖。   众军:多少钱一桶?   汉子:五贯足钱。   众军:(商量道)我们又热又渴,何不买些吃?也解暑气。   杨志:(看见他们正在那里凑钱,见了喝道)你们又做甚么?   众军:买碗酒吃。   杨志:(调过朴刀杆便打,骂道)你们不得洒家言语,胡乱便要买酒吃,好大胆!   众军:没事又来鸟乱!我们自凑钱买酒吃,干你甚事?也来打人!   杨志:你这村鸟理会得甚么!到来只顾吃嘴!全不晓得路途上的勾当艰难,多少好汉被蒙汗药麻翻了!   汉子:(看着杨志冷笑道)你这客官好不晓事!早是我不卖与你吃,——却说出这般没气力的话来!   后台台词:这里正在松树边闹动争说,只见对面松林里那伙贩枣子的客人提着朴刀走出来。一个客商:(问道)你们做甚么闹?   汉子:我自挑这个酒过冈子村里卖,热了在此歇凉。他众人要问我买些吃,我又不曾卖与他,这个客官道我酒里有甚么蒙汗药,你道好笑么?说出这般话来!   七人:呸!我只道有歹人出来。原来是如此。说一声也不打紧。我们正想酒来解渴,既是他疑心,且卖一桶与我们吃。   汉子:不卖!不卖!   七人:你这鸟汉子也不晓事!我们须不曾说什么。你左右将到村里去卖,一般还你钱,便卖些与我们,打甚么要紧?看你不道得舍施了茶汤,便又救了我们热渴。   汉子:卖一桶与你不争,只是被他们说的不好——又没碗瓢舀吃。   七人:你这汉子忒认真!便说了一声,打甚么要紧?我们自有瓢在这里。   后台台词:只见两个客人去车子前取出两个椰瓢来,一个捧出一大捧枣子来。七个人立在桶边,开了桶盖,轮替换着舀那酒吃,把枣子过口。无一时,一桶酒都吃尽了。   七人:正不曾问你多少价钱?   汉子:我一了不说价,五贯足钱一桶,十贯一担。   后台台词:一个客人把钱还他,一个客人便去揭开桶盖兜了一瓢,拿上便吃。那汉去夺时,这客人手拿半瓢酒,望松林里便去,那汉赶将去。只见这边一个客人从松林里走将出来,手里拿一个瓢,便来桶里舀了一瓢。   汉子:(把瓢抢来劈手夺住,望桶里一倾,便盖了桶盖,又将瓢望地下一丢,口里说道)你这客人好不君子相!戴头识脸的,也这般罗噪!   后台台词:那对过众军汉见了,心内痒起来,都待要吃。   一个军汉:(看着老都管道)老爷爷,与我们说一声!那卖枣子的客人买他一桶吃了,我们胡乱也买他这桶吃,润一润喉也好,其实热渴了,没奈何;这里冈子上又没讨水吃处。老爷,行个方便!   老都管:(见众军汉所说,自心里也要吃得些,就来对杨志说)那贩枣子客人已买了他一桶吃,只有这一桶,胡乱教他们买吃些避暑气。冈子上端的没处讨水吃。   杨志:(寻思道)俺在远处望这厮们都买他的酒吃了;那桶里当面也见吃了半瓢,想是好的。打了他们半日,胡乱容他买碗吃罢。   杨志:既然老都管说了,教这厮们买吃了,便起身。   [众军健听这话,凑了五贯足钱,来买酒吃。]   汉子:不卖了!不卖了!这酒里有蒙汗药在里头!   众军:(陪着笑,说道)大哥直得便还言语?   汉子:不卖了!休缠!   一客商:你这个鸟汉子!他也说得差了,你也忒认真,连累我们也吃你说了几声。须不关他众人之事,胡乱卖与他众人吃些。   汉子:没事讨别人疑心做甚么?   [这贩枣子客人把那卖酒的汉子推开一边,只顾将这桶酒提与众军去吃。那军汉开了桶盖,无甚舀吃,陪个小心,问客人借这椰瓢用一用。]   众客人:就送这几个枣子与你们过酒。   众军:(谢道)甚么道理!   客人:休要相谢。都一般客人。何争在这百十个枣子上?   [众军谢了。先兜两瓢,叫老都管吃一瓢,杨提辖吃一瓢。杨志那里肯吃。老都管自先吃了一瓢。两个虞候各吃一瓢。众军汉一发上。那桶酒登时吃尽了。杨志见众人吃了无事,自本不吃,一者天气甚么热,二乃口渴难煞,拿起来,只吃了一半,枣子分几个吃了。]   汉子:这桶酒被那客人饶了一瓢吃了,少了你些酒,我今饶了你众人半贯钱罢。   [众军汉凑出钱来还他。那汉子收了钱,挑了空桶,依然唱着山歌,自下冈子去了。]   七人:(立在松树傍边,指着这一十五人,说道)倒也!倒也!   后台台词:只见这十五个人,头重脚轻,一个个面面厮觑,都软倒了。那七个客人从松树林里推出这七辆江州车儿,把车子上枣子都丢在地上,将这十一担金珠宝贝都装在车子内,遮盖好了,叫声“聒噪”,一直望黄泥冈下推去了。杨志口里只是叫苦,软了身体,挣扎不起,十五个人眼睁睁地看着那七个人把这金宝装了去,只是起不来,挣不动,说不得。   杨志:(愤闷):不争你把了生辰纲去,教俺如何回去见梁中书,这纸领状须缴不得。   ——就扯破。   ——如今闪得俺有家难奔,有国难投,待走那里去?不如就这冈子上寻个死处!   撩衣破步,望着黄泥冈下便跳。   后台台词:正是∶断送落花三月雨,摧残杨柳九秋霜。

智取生辰纲吴用等人为何能顺利截取生辰纲?请就三个条件简述

  第一:讯息超前,知道负责押解的是谁,什么性格,知道走什么路线,在哪下手。第二:计划周密,设计了方案让杨志上当,谋划好了生辰纲抢夺之后的存放地点和行走路线。第三:人员分配到位,有负责下药拉仇恨的,有装傻卖好人的,有干搬运工的,有出点子的,当然还有晁盖这种场面上罩得住的~~~

智取生辰纲原文

  。。。找不到书了,我记得有十多页

最先想截取生辰纲_最先要截取生辰纲


您还可以浏览